今天是2022年5月21日  星期六,欢迎光临渡江战役总前委旧址纪念馆!

《小巷深处》(创建全国文明城系列随笔之二)

发布日期:2021-09-30    浏览次数:218

 

 

 


图片

创建全国文明城,是精神文明建设的龙头工程,是全县上下共同的愿景。如果所有的困难就是横亘在眼前的一条大河,我们也必须坚定信心,风雨兼程,持续不断地驾船强渡,才有可能抵达胜利的彼岸。当下我们的短板集中体现在交通秩序、农贸市场、小区小巷等重点环节。本系列随笔,意在唤起干群千百万,同心干。我们坚信在省市文明办的大力指导下,在县委县政府的坚强领导下,时刻想着人民群众所需所盼,合力创建、持续落实,大美肥东,必将更加温暖和谐。

 

——肥东县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张道德

 

图片

 

图片

图片

小巷深处


图片

被称为天才诗人的朦胧诗代表人物顾城,曾写过一首小诗《小巷》,只有短短的几行字,却意象深远:“小巷/又弯又长/没有门/没有窗/我拿把旧钥匙/敲着厚厚的墙”。

 

这首诗里的小巷,肯定是有故事的,或曾留下过梦幻般的踪影,但最后却是用一把“旧钥匙”来敲“厚厚的墙”,看起来诗人内心的希望已被一堵无形的厚墙所阻挡,一种伤感的情绪顷刻间涌了出来。

 

不知诗人笔下的那个小巷,是否还静静地躺在他乡,继续散发着幽怨的气息。

 

图片

网络配图

 

小巷,多指城镇里的小街道、胡同、弄堂之类的地方,往往比较僻静、幽深,具有一定的历史感。如果说高楼是城市的面子,小巷则是城市的里子。

 

文学字眼里的小巷,多富生活气息和诗意的地方。而现实里的小巷,不仅是时光的记录,更有嶙峋的外表凸显,似乎塞在岁月的深处,成了被城市遗忘的角落。

 

走进小巷,多是比较低矮的建筑。这里的房子与农村一户一宅布局基本类似,偶有几层楼连栋式的房子,一般体量也很小。家家户户之间,搭屋连栅、鸡犬相闻。

 

 

不知从哪一年起,城市房地产开发如雨后春笋般掀起,大批的高层建筑拔地而起,拆迁安置、商业小区、广场高架按下了快捷键,城市的面貌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。然而城市的肌体,既有骨骼框架支撑,也有血管丰富集成,那些背街小巷其实就是城市的毛细血管铺设之处。只不过,城市在长高长大的同时,这些毛细血管似乎呈现出供血不足状态。

 

图片

网络配图

 

我们这个县城,多年来一直坚持一手抓物质文明发展,一手抓精神文明建设,不断推进市级、省级及至当下的国家级文明城市建设。这一路走来,小巷的往日今生就有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

数年前,走进小卷深处,恍若身在异乡的某个破落之地,竟有满目疮痍之感。冷不丁就会有杂物横七竖八突兀在墙角之下。不知哪里流出的污水穿过路面,流向或明或暗的排水沟里。主房的一侧又横生出高低不等、此起彼伏的小房子来,走进房子里面,犹如穿行在地道里。小巷的墙面斑驳而苍桑,数不清的各种线缆如蜘蛛网般攀墙而行。“包治百病、包赚不赔”类小广告贴满了小巷的拐拐角角。

 

那些年,那些生活在小巷深处的部分人群,还在使用简陋的旱厕。所谓旱厕,其实就是既无冲水设备,又无下水道相通,更无粪便分解渠道的蹲厕,与儿时乡野里的“茅坑”并无本质区别,仅仅是多了几个蹲位而已。很显然,这种近似于露天式厕所,大多粪便暴露、苍蝇横飞,其环境之恶,成了小巷深处的脓疮,散发的只是令人掩鼻的恶臭!有学者指出,“看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,最好去看它的公厕。公厕怎样,城市文明就怎样。”此话虽有些偏颇,但完全可以从一个侧面去衡量城市公共设施的供给,是否满足了群众的需求,某种意义上也丈量了城市的文明尺度。

 

几年来,经过“革命”式的推动,小城的旱厕已基本改造完成,多数实现了华丽的转身。某些新建的公厕,不仅“颜值”大幅提升,环境优雅,而且功能丰富,具有生态性、科技性,甚至风景性的脱胎换骨式变化。小巷深处已不再有弥漫的臭味。与此同时,小巷的乱搭乱建、乱涂乱画、乱张乱贴以及雨污分流等也得到了持续整治,整体环境有了较大的改变和提升。

 

图片

 

新时代下的小巷不能只满足于对脏乱差等环境的改造,更应该关注的治理能力的提升,要让小巷真正具有其内在的温度。

 

我曾一个人在城内转了几条街巷,遗憾的是能让我眼前一亮的实在太少,大多数小巷或多或少存在墙面污损、车辆乱停、缆线杂乱等问题,同时毫无历史温度,也缺少文化气息。走进去,有种无名的压抑感。

 

图片

 

相比而言,梦圆巷似乎要好点。这条小巷深约二百来米,宽约三米。其最大的特点是整个墙面粉刷一新,然后沿墙体间隔挂了各类书法作品,其内容多积极向上,富有一定的教育意义。但美中不足的是,小巷没有概况简介、没有历史记录,也没有公示责任人、社区民警、保洁员、网格员等信息,显得有点寡淡无味。窃以为,此巷之所以叫“梦圆”,应该有自己的前世今生的。

 

图片

 

南巷应该是记忆中这个城市最古老的小巷之一了。巷深约有三四百米,最窄处不过两米,“非”字型相接的更小巷口较多。很多年前,这里的服装制作店面很多,我也曾在某家店做过衣服,今天看到那家铺面仍在,只不过已物是人非了。小巷沿街各家仍是以做小生意为主,有药店、粮店、理发店,还有中医馆、养生馆、小宾馆等各类业态俱全,生活气息浓郁。在这么逼仄的巷道里,居然有一位住户弄了一大堆花生秧子,几乎占去了一半的路面,几位老者正在秧子里面寻找花生果,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摘不完。我不担心摘完花生后的保洁问题,因为不远处就有一位保洁老人正在向这里张望着,估计她的内心在嘀咕或盘算着什么。这条小巷应该是有故事的,只不过,如何去发现,心中一直是个谜。

 

前日,特地去省府合肥跑了一趟,心中那个谜似乎终于被解开。当北油坊巷和撮造山巷次第展现在眼前时,才发现,喧嚣的城市里还有这么美丽的画卷掩藏在岁月深处。

 

图片

 

看似庸常的店招店牌,在这里却别具一番风采。在保留了尺寸相对一致的前提下,颜色、字体、款式活泼多变,就连悬挂的方式有横摆牌匾式,也有隔空而立灯箱式,但视觉上错落有致,绝不凌乱。小巧的灯笼光晕蒙蒙、喜气洋洋,似是穿越在汉唐的某个仲秋。还有那融合古今元素的壁画,时而水墨、时而油彩,其背后的故事令人遐想无限。街头仗剑而立的“庐小胖”憨态可掬,似在迎宾又似是巡逻。当然这一切的创意还是源于小巷的历史渊源。据壁墙上文字介绍,“北油坊”是源于解放前,合肥仅有的两家私人榨油作坊中,老字号王太和油坊就坐落此地而得名。光绪三十二年,合肥的第一家钱庄德和庆号也在此地开业,因而更具盛名。“撮造山”的来历则更为悠久。据说三国时期,曹操计划南征,部署扬州刺史刘馥在合肥扩军备战。刘馥让士卒用簸箕撮土,挖成一个巨大的斛兵塘(今合肥工业大学内),用来计量招兵买马的数量。大量的土方转移到此处,渐渐形成撮造山。

 

图片

 

与北油坊巷和撮造山巷相比,我们的小巷显然内容太过单薄。认真梳理一下,就会发现,小巷大概有两种类型。一种是可以商业化运作的,叠加现代和古典的商业元素,精心打造不同的主题,以吸引消费人群,如北油坊巷撮造山巷,还有久负盛名的成都宽窄巷等。另一种因为巷道过于狭窄,仅属于通道类的小巷,则重在环境治理上下功夫,令其整洁卫生、朴素大方,同时不忘打造小巷自身的生活气息,让小巷里的居民有荣誉感、参与感。

 

图片

 

每个小巷都有其历史的源头和特别的气息,其成长和发展也一定刻下了岁月的光影。透过小巷深处,那些气息和光影总是在不经意中织起了小巷一路走来的漫漫画卷,静待有缘之人去打开。不管春夏秋冬,无论鞍马劳顿,每一个回到小巷的人,再也不会只拿把“旧钥匙敲那些厚厚的墙了”。



 

图片

 

 

 

 

皖公网安备 34012202340753号